日本民宿

為什麼日本政府有權管理AIRBNB

作者:Jeff Wynkoop

最近,一些評論家針對日本當局在今年6月15日實施的民宿新法進行了評價。評論家指出,糟糕的計劃和嚴厲的監管導致成千上萬的外國遊客在幾乎沒有被提前通知的情況下失去了預訂的民宿。此外,他們表示在民宿新法頒布之前,民宿經營處在灰色地帶,政府應該延長新法律生效的寬限期。他們認為,這種“慘劇”是完全可以避免的,這只是日本落後於時代的另一個例子(或者不是真正歡迎“外國”旅遊熱潮,仁者見仁)。

但是,日本民宿經營的發展確實是每個人都可以預想的事情。

正如在過去五年,在這些文章中他處的文章所詳述的那樣,日本當局每當處理新的民宿問題時面臨兩難選擇。另一方面,自2013年起,來日本旅遊的遊客面臨著嚴重缺乏合適的住宿條件的問題,尋找住落腳點的新遊客都為日本經濟提供了動力,但是,另一方面,針對遊客開放私人住處盈利是非法的,除非該處根據日本旅館酒店商業法被許可為短期住宿經營。因為旅館酒店商業法並非為民宿經營為目的而設立的,因此該法律的許多的條文並不適用於民宿經營。因此,2014年4月,經過新條例的規定,授權於東京的大田區和大阪市作為特別民宿(特區民泊或tokku minpaku)區域。

但是棘手的是,旅館酒店商業法的這一新措施並沒有阻止特別民宿區域以外的非法民宿數量的增加。非法民宿的快速增長使日本當局更難作出抉擇,因為沒有人想要冒險扼殺掉這一新的促進旅遊經濟機會。雖然所有新的民宿都是非法的,但日本政府當局沒有資源將它們全部一個一個地關閉,也不想過於莽撞行事。然而還是有幾例京都和日本其他幾個地方的非法民宿被迫關閉的案件。

2017年6月9日,日本國會通過了民宿新法,授權私人住宅可以進行租賃短期住宿。新法律的詳細信息已於2016年秋季進行過討論,並於2017年12月刊登,新法律於2018年生效,許多地方政府正在制定法條來限制其所在地區的民宿。

當民宿新法於2018年6月15日開始生效時,未來將會變得如何呢?由於日本民宿法的變化,實施以來沒有遊客訂房被迫取消的事件。這些法律法規多年來一直如此,顛覆它們的日本政府也是如此。然而,在過去的五年裡,日本的新遊客數量急劇增加,日本酒店的投資也在急速增加。日本全國各地都湧現著眾多新旅館和酒店,此時來日本旅遊時找到一間住房並不是那麼困難。

所有這一切的根本問題還是日本當局是否應該監管民宿安全的問題。東京或大阪的公寓並不像在美國的公寓。筆者在東京租一套公寓時,選擇建築物的一個重要標準是該建築物大門是否有自動鎖(オートロック)。公寓大樓或公寓中的自動鎖指的是安裝在建築物中的每個單獨房間中的電子對講機/監視器/解鎖裝置。在大樓的入口區域有一個單獨的上鎖門,可以阻止他人進入公寓電梯,實際非住戶的人只能進入每個單獨公寓大樓的入口前門為止。為了通過這個有鎖的第二個入口,需要使用鑰匙或卡片鑰匙等來解鎖,或讓公寓裡的人打開自動鎖門。通過自動鎖定來增強安全性,因為它需要至少兩個鍵才能進入公寓內(一個是建築物的自動鎖,一個是公寓的門鎖)。

誰都不希望街上的任何人可以每天24小時都隨時能進到自己的公寓裡。在公寓內的只有鄰居可以任意進入儲藏室、垃圾房等,可以給人安全感。東京有很多住宅樓,往往在不太安全的地段,還沒有自動鎖可供選擇。

筆者有一天下班回家,在自己家裡觀看電視。有兩個年輕的遊客在住家大樓裡閑逛,引起了筆者的注意,他們在那裡做什麼?他們說正在尋找一個房間,但公寓已經有人居住,他們找錯了地方。所以他們在找什麼?筆者有一個小女兒,如果真的遇到安全問題後果會怎麼樣。如果筆者在與這兩名年輕人打交道時面臨嚴重的語言障礙,情況肯定會更令人痛苦。

值得慶幸的是,筆者的公寓在此之後的短時間內都禁止民宿的經營,而且地區周圍的許多其他公寓也在這樣做。無論民宿新法如何,筆者所在大樓內的任何人都不會被允許經營民宿的。

所有這些都引出了一個問題:規範的民宿是否合法?新法是否會產生更多的問題?法律是否僅僅只是為了控制商業競爭而設立的,以幫助酒店的開發商和大企業?政府是否堅持更偏向於他們?

筆者認為酒店和那些為公眾提供房間的旅館應該受到正確的監管。在筆者看來,任何向公眾提供住宿環境的人都應該遵守關於清潔、噪音污染、垃圾處理等的一些基本規則,就像旅館和酒店一樣。此外,筆者認為日本社區或者建築管理人為了建築物或社區的所有居民的安全利益,來管理民宿是完全合法的。據說,民宿可以成為促進全世界人民關係良好的好方法,但相對的,在一個國家的各個地方增加民宿也可能會產生不利的影響。

編者注: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日本房地產公司的觀點。

相關文章: